2009年3月28日星期六

不可不知的10大医疗陷阱

麻醉药陷阱

当你开始抱怨身体某个地方疼痛时,医生让你从诊室出去的最容易的方法就给你开一个止痛药方,里面包含像维可丁或奥施康定的麻醉成分。这些药品相对容易获得,也比较容易让人接受,但若是慢性疼痛就绝不能使用。麻醉品成瘾是在不知不觉中的。药物会让你改变,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,它们会使任何疼痛变得更严重。除非是患急性、短时的疼痛,否则一定要远离这些药品。如果你已经开始使用并有了依赖性,一定要设法摆脱掉!



香豆定(Coumadin)的风险

我认为,有一种药它使用后的并发症及副作用还远远没有被公开发布,它就是血液稀释剂(blood-thinner Coumadin ),也叫华法令(warfarin)。如果开始使用它了,你的医生应通过定期血液检查不断监测其影响(至少每月一次)。即使你已经连续几年都服用相同剂量,它还有可能突然使你的血液一定程度上变薄,因为你身体状况发生了变化,可能是饮食或基本新陈代谢的改变所致。这可能导致严重的并发症,比如消化道出血、中风和脑出血。



他汀类药物的副作用

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采用他汀类药物降低胆固醇。这些药物常见的副作用包括肌肉疼痛和酸痛。通常这些影响只是让人很不舒服,但有些患者会肌肉无力,尤其是在腰臀部,会让人感到非常虚弱。我的结论?副作用不会消失即使你停止服用这些药物。整形外科医生早就看到这些,认为值得关注,但很多医生却视而不见。如果你的治疗中开始使用此类药物,就要警惕了,如果有病情加重或不适症状就一定要跟医生反映,要求换掉或停用。



推迟治疗

大多数人在胸痛、腹痛、头痛的时候会及时就诊,但有些病人不太在意身体某些部位的疼痛、麻木或无力,尤其是四肢的,这可能是原来越严重的信号。可能是由于骨折、感染或神经损伤引起的,需要立即看医生。很多患者由于忽视神经腕骨隧道、肌腱、肩袖撕裂,认为没什么大不了的,从而损害了自己的长久健康。不要等到手麻木到指甲上、膝盖痛变成关节炎、臂上的黑斑变成转移性癌,到那时才就医就晚了。太男子气或害怕去看医生?太糟糕了!决不能再等了。



带伤运动

当撕裂、扭伤或被碰破,你需要安静坐下来,而不是伸展、揉捏、出汗或做事情。大多数患者错误地把机能损伤归结于缺乏锻炼的结果。因此他们被认为是过度运动损伤,如肌肉撕裂和应力性骨折,这会延长痛苦和推迟痊愈好几个月。一个很好的经验法则:除非压痛(当你压肌肉或关节)都不见了,否则不做伸展或艰难的动作。



谷歌滥用

我们看到有很多渴望痊愈的患者使用网络,他们试图利用计算机引导自我治疗。通常情况下,患者进行彻底、积极、全面的研究,但最终仍然缺乏医疗基础知识,这拖延了他们的康复、偶尔会造成损害。是的,几个晚上的检索、搜集可能使你比医生更了解一个具体问题——你也更有发言权。但请记住,大部分被放在互联网上的医疗信息,最终是为了赚钱——它们中的很多根本就不是信息。在网络上有如此多的医疗资讯纯粹是胡扯,除非你确实行医,否则很难辨认。医生有一个真正的优势:我们可以知道这个治疗是否有效并安全,因为我们是在真实世界里看到它、使用它、研究它。(尽管我们这个行业有声望的杂志和教科书可能让人费解、自相矛盾、有时简直是错误的。)如果你想成为自己的医生,申请医学院校吧——它比较容易进,因为目前的费用已经在下降。



太多的专家门诊

喉咙痛,背痛,头痛和支气管炎不需要单独去耳鼻喉科,整形外科,神经科和肺内科治疗,除非内科没有使症状好转。如果你坚持让专科医生来一一治疗本来一个综合科就能搞定的症状,通常最后要经过你原本不需要的检查和治疗,不仅会使你额外紧张,而且还会推迟治疗,因为专家门诊是需要预约的(说不定你的支气管炎因此转成了肺炎)。你可能还会损害免疫细胞,它们可是身体抵御疾病入侵最重要的壁垒。



给病人太多选择

“我的医生说这里有三个不同的治疗方案和两个不同的化疗方案,我不得不从中做出选择。”医生在给患者授权的幌子下使他们处于不公平的地位。选择的自由是必要的,但它往往在医药上被用于抵消医生的责任。经常询问你的医生“什么的最佳选择,为什么?”或“你会怎样做,为什么?”如果你信任你医生的判断力和职业素养,就依赖他或她多年经验告诉你的选择。你的医生应当能够指导你。如果你根本就不信任你的医生,请立即转身离开。



精细打量你的健康计划

你很轻易地每年花费数百美元买进每天依靠的健康计划,但你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获得的是什么。你不知道该向谁提问,不知道谁是你指定的初级保健医生,不知道允许该计划之前有多少物理疗法,不知道在国外是否有紧急情况医疗保险。患者经常问我,他们的计划是否包括这个或那个,我不知道。当他们被要求扣除或上缴税费时,会表示出震惊和恐惧。但这本没什么值得奇怪的,你的健康计划本身就是被用来谋取利润的手段。(医生在正常的程序上的少量报酬也可能出乎你的意料:300美元做阑尾切除手术)



慢性病和夸大了的过敏

翻阅了尽可能多的医院病历,我发现很多病人用的药物已多年没有改变。没有人告诉你许多药物,特别是抗高血压药、抗凝血剂和抗抑郁药物,可能一年或两年后就不再需要,也没什么效果了。他们往往降低你服用这些药物的剂量——这也降低副作用的风险。因此,养成和你的医生一起重新审视清单中药品的习惯,看看是否能偶尔削减剂量。

最后,说说药物问题和过敏。跟踪病人过敏已成为医学实践重要的技术,现在我们有很大的、昂贵的计算机系统使其维持连贯性。问题是护士和医生只是录入你的描述,如果你说你对某种药物过敏,一旦它被记录到图表和电脑里,就不太可能改变了。只要确保你的记录上对这种药物过敏。如果有一次你因为使用了特定的药丸后肚子痛,但实际上因为吃了某种不清洁的食物,如果你实际上真正需要这种药,医生不会开给你的。

作者Scott Haig博士是哥伦比亚大学整形外科学院的助理临床教授,他在纽约地区有私人诊所。

2 条评论:

項鍊 说...

Good mind, good find.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如此的 说...

You may be only one person in the world, but you may also be the world to one person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